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歡寵99次:顧少,難招架 第481章 顧家長媳,法醫喬姜(5章)


  喬姜回到顧氏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她剛走進設計部,剛剛坐下,一個女人便出現在了她的跟前。

  “現在是上班時間,你不明不白的曠工是要干什么?”

  抬眸,她看著眼前的女人,眨了眨眼睛,“你誰?”

  “呵!”她輕哼一聲。

  “你是有健忘癥對吧?”

  這個女人,昨天當著顧總的面,讓她特別沒有面子,剛好,設計部蔣怊莉死了。

  所以她便跳槽來了顧氏。

  對于顧先生來說,她可是幫了她一個大忙的。

  瞧著她一臉茫然的樣子,趙思雨低聲道:“這是新來的設計總監,陸茜。”

  “陸茜?”呢喃著這個名字,喬姜突然輕哼一聲。

  就是那個口口聲聲看不起法醫的陸茜?

  說是陸晨的妹妹!

  這世界還真的是挺小的。

  陸茜看著她,似乎是想到什么,她眼底閃過一道精光。

  聽陸晨說,晚上陸總要去簽一個合約。

  而對方有一個毛病,非常喜歡漂亮的女人。

  她目光在喬姜身上掃過。

  這一單生意可不小,想必顧總為了顧氏,是不會吝嗇一個女人的。

  想到這,她臉上突然揚起一抹大大的笑。

  “晚上有個合約要簽,不如,你也一起來?”

  “我……”

  “這是工作內容,顧總也會去。”不等喬姜說話,她便一句話堵死了她的后路。

  聽到顧連城也要去,喬姜便點了點頭,“知道了。”

  晚飯都給家里省了。

  “嗯。”陸茜點了點頭,臨走前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喬姜。

  有些人,男人稍微對她好點就以為自己是那個最特別的那個。

  今晚,她就讓她看看自己在顧總心目中到底是個什么位置。

  陸茜剛走趙雨絲便坐了過來,“喬雪,你不要去啊,聽說那個黃總的,不是個好人。”

  聞言,喬姜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放心,我也不是個好人。”

  趙雨絲:“……”

  還真是第一次見有人這么說自己的。

  ……

  下班的第一時間,陸茜便來等著喬姜了,似乎是怕她臨陣脫逃。

  瞧著她賊津津的模樣,喬姜眼底閃過一抹嫌棄。

  沒有理會她,她大步朝著外面走去。

  顧連城見到喬姜的時候眼底閃過一抹意外,“你怎么來了?”

  “嗯,陸茜叫我一起去。”

  聞言,陸茜微怔了一下,似乎是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能缺心眼到這種地步。

  一般情況下,她難道不是該說:‘因為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去,所以想跟你看看,擔心你’

  她這么說不是能更引起男人的好感和憐惜么?

  陸茜簡直被氣笑了,這個女人是沒有腦子還是怎么說?

  顧連城涼薄的視線在她的身上掃過,之后,倒也沒有說什么。

  陸茜抿了抿唇瓣,默默的去了后面的車里。

  她剛剛坐下,陸晨便坐了進來。

  “我叫你沒事的時候少去招惹喬……喬雪,你不會聽么?”

  “哥,別大驚小怪的,這只是工作。”她隨意的撩了一把頭發,“你最好不要管我,我們只是同父異母,我跟你也沒有多親。”

  “隨便你。”

  吐出兩個字,他便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該說的他已經說過了,既然她不聽,出了事就自己負責。

  別說喬姜和顧先生的關系,當是她自己,陸茜就不是她的對手。

  簡直天真!

  她以為喬姜會是那種逆來順受的人。

  ……

  一行人很快的就來到了簽約的酒店。

  喬姜坐在桌邊,看著桌上豐盛的菜肴,眨了眨眼睛。

  可以的,都是她喜歡吃的。

  不得不說,今天的這一桌子菜,顧連城特意吩咐過了,很上心。

  不是單純是簽約吃飯,而是因為,身邊的這個女人就是單純的來吃飯的。

  吃不好,她容易生氣。

  “顧先生,我敬你一杯。”對面中年男人端起酒杯。

  男人微微額首,輕輕喝了一口。

  見此,他又倒了一杯酒,這一次,目標卻是埋頭苦吃的喬姜,“這位小姐,我敬你一杯。”

  喬姜抬頭看著他,輕輕的眨了眨眼睛,還不等她說話,陸茜突然低笑了一聲。

  她拿起了自己面前的酒和對方碰了一下,“黃董,這杯酒,我代她喝吧。”

  說著,她淡淡的瞥了一眼喬姜。

  想必過了今天,顧先生就會知道誰才是能帶出去的人了吧。

  然而,顧連城卻一言不發的拿起了喬姜面前的酒,菲薄的唇瓣輕輕開啟,“她不喜歡喝酒,我替她喝。”

  顧連城一句話落下,飯桌上瞬間就呈現出一陣詭異的靜默。

  一道道目光落在了喬姜的身上,充滿了審視。

  這還是第一次見顧先生在酒桌上為一個女人喝酒。

  陸茜目光朝著喬姜看了過去。

  她倒是不知道眼前這個女人除了長得好看一點到底還有事什么過人之處。

  在她看來,她就是一個花瓶。

  一無是處的花瓶。

  飯桌上氣氛變得有些微妙起來。

  只有喬姜還仿若什么都沒有察覺。

  她指了指靠近顧連城那邊的蝦子,“顧總,給我來一個蝦子。”

  眾人:“……”

  陸茜不可思議的看向她,這個女人是不是有毛病還是怎么的?

  見陸茜看向自己,她扭頭不解的看著她,眼底有一抹茫然,“你看我干什么?”

  陸茜:“……”

  她臉上扯出一抹牽強的笑,默默的移開了視線。

  喬雪這個女人是怎么回事?

  蝦子明明就在她的跟前,只要她輕輕抬一手就能夠夾到,可她偏要讓顧總給她夾。

  她眼底閃過一抹不甘,突然指著不遠處的一道菜說道:“顧總,可以給我夾點那個么?”

  顧連城眉頭輕皺,然而,還不等他拒絕,喬姜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陸總監,你是殘疾人么?”

  “……”陸茜不可思議的視線再一次落到她的身上。

  她現在就想知道,這個女人到底哪里來的臉。

  她能讓顧總給她夾菜,她就不能了?

  憑什么?

  瞧著她吃醋的模樣,顧連城眼底閃過一抹笑意。

  這女人!

  還真是可愛的緊。

  沉寂中,方才敬酒男人身邊的人尷尬的笑了一聲:“這位小姐真是……女中豪杰。”

  喬姜不懂他的評價從何而來,也沒有理會,依舊盯著盤子里的大蝦。

  男人看也沒有看她一眼,依舊只留給她一個冷峻的側顏。

  然后專心的給她剝蝦。

  陸晨和蘇容宇默默的對視了一眼,顧先生是不是忘記今晚是來簽約的,而不是來約會的。

  很顯然,他現在的心思根本就不合約上,直接是旁若無人的在約會。

  還給喬姜剝蝦子。

  瞧著他的樣子,陸茜眉頭皺的更緊。

  她往顧連城那邊湊了幾分,“顧總,我幫你剝吧。”

  “不用。”

  陸茜:“……”

  她訝異于他嫻熟的動作,聽陸晨說他向來不喜歡吃蝦,可此刻的動作分明嫻熟到不行。

  喬姜靜靜的坐著,顧連城就一直在給她剝蝦。

  直到一盤蝦幾乎下了她的肚子,他才停住了剝蝦的舉動,“還吃什么么?”

  問出口的話,涼薄的沒有一絲溫度,仿佛只是一句公事公辦的語氣。

  可陸茜卻在其中聽到了一絲寵溺的味道。

  顧總,對這個叫喬雪的新員工真的有些不一樣。

  喬姜面色平淡的在桌上掃過,“螃蟹來一只。”

  于是,眾人就見他默默的夾起螃蟹,默默的給她剝殼。

  此刻,就給人眾人這樣一種感覺,一種在伺候皇太后的感覺。

  “呵呵。”黃董尷尬的笑了一聲,他看向喬姜,“這位小姐想必一定有過人之處,就是不知道你擅長的是什么啊?”

  否則,怎么能讓顧先生這么寵著。

  聞言,喬姜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嗯,我最擅長的是解……”

  她話音未落,男人的聲音便淡淡的響了起來。

  低低沉沉的,沒有什么溫度。

  “她最擅長的是將人的皮從頭到腳整張剝下來,如果馬董感興趣……”

  “呵呵,不感興趣不感興趣。”黃董臉上閃過一抹尷尬的笑,拿起面前的酒喝了一口,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喬姜桌下的腳輕輕踢了他一下,“顧連城,低調點。”

  她有本事自己知道,可還是不想一直炫耀。

  顧連城:“……”

  她居然還知道什么叫低調!

  現在他可以確定的是,顧總怕是真的對這個女人上心了。

  既然得不到……

  他的目光幽幽的落到了陸茜身上,“聽說陸小姐到了顧氏,我還一直不信,今日看到才知道是真的,這杯酒我敬你。”

  聞言,陸茜臉上的笑容瞬間就僵住了。

  她不是喬雪這樣的傻子,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她眼底閃過一抹寒光,不自量力的老東西,他也配么!

  即便心中有一千個一萬個不悅,她還是拿起了就被。

  碰杯之后,一飲而盡。

  “陸小姐酒量真是不錯,再敬你一杯。”

  陸茜面色微沉,她朝著陸晨看了過去,對方只是靜靜的坐著,就連眼神的接觸也不和她有。

  而黃董顯然要有將她灌醉的意思,一直在敬酒,她都是一杯干,而對方只是輕抿一小口。

  對方的人帶著莫名的笑容。

  了然的看著這一切。

  “顧總,我喝下不了。”她低低的吐出一句,求救的眼神落在了顧連城的身上。

  后者眉頭輕蹙。

  喬姜吃完了螃蟹,目光瞥見了蘇容宇跟前的魚,突然道:“蘇容宇,給我來點那個。”

  “哦,好。”蘇容宇為難的看了一眼顧連城,只好硬著頭皮的給她將魚轉過來。

  而顧連城卻因為她這句話瞬間冷下了一張臉。

  這個女人,她是不會叫他是么?

  她眼里只有蘇容宇是么?

  “陸小姐,喝呀!”

  見陸茜不動,黃董不禁又催促了一句。

  這個時候,顧連城突然拿起杯子替了她。

  見是顧連城,黃董也不敢怠慢,這一杯一杯的酒直接喝完。

  喬姜漸漸的也發現的事情的不對勁。

  這個男人為什么一直在替陸茜喝酒?

  而且……

  陸晨都跟個木頭似得坐在那,需要他在這里獻殷勤。

  這個賤人他是不是貪圖陸茜并不美的臉。

  在男人拿起不知道第幾杯酒的時候,喬姜手中的筷子被她重重的摔到了桌上。

  這突如其來的動靜也讓飯桌上再一次的呈現出了一陣寂靜。

  陸茜冷哼了一聲。

  她知道,顧總就討厭的女人就是那種沒有分寸的,現在是她該吃醋的時候么?

  沒人的時候吃醋叫情趣,這個時候吃醋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兒了。

  想著,她臉上的笑容擴大了幾分,她不說話,就默默的看著這個女人作死。

  她盯著桌上的菜,冷著一張臉,嫣紅的唇瓣輕輕開啟。

  “一般乙醇中毒量為75~80g,致死量為250~500g,中毒血濃度為100gdl,如果在短時間內飲入百分之五十,白酒500~1000l,可因急性中毒造成呼吸抑制死亡。”

  “……”顧連城剛剛送到嘴邊的酒就這樣僵住了。

  喬姜看向他,音色森的扯了扯嘴角,“顧總,喝嘛,你喝酒的樣子賊帥。”

  顧連城:“……”

  他見過喬小姜夸他帥的模樣,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陸茜探究的目光落到了喬姜的身上。

  從上次她就發現了,這個女人對這方面似乎很懂的樣子。

  說起來,頭頭是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編的。

  顧連城猶豫了一下,還是仰頭把酒喝了下去。

  黃董見此,也趕緊喝了一口。

  喬姜一手撐著下顎,笑瞇瞇的看著他,“誒,顧總,你有沒有見過急性乙醇中毒死亡者的模樣?”

  顧連城:“……”

  也不等他回答,她便低笑出聲。

  “我見過,急性乙醇中毒死亡者,顏面潮紅,眼瞼水腫,全身各個器官淤血,水腫及點、灶性出血。”

  “死者嘔吐物,胃內容物中都能嗅到酒的特殊氣味兒,而且,還會喉頭及胃黏膜充血,水腫,胃底黏膜有點狀出血。”

  “喬雪,你閉嘴!”

  陸茜低聲吐出一句。

  現在正在餐桌上,她倒是吃飽了,說什么嘔吐物,說什么尸體。

  她再一次的覺得,這個女人她就是有病。

  也不知道顧總到底看上她哪里了。

  “對了。”

  她朝著男人眨了眨眼睛,“結腸會有炎癥性改變,腎、胰及腎上腺可有出血,干細胞脂肪變性,膽囊水腫呈膠凍樣,脾淤血,腦及腦膜充血明顯,腦水腫,肺淤血水腫,胸膜,橫隔腹腔面點片狀出血。”

  黃董抿了抿唇瓣,默默的放下了酒杯。

  “呵呵。”他尷尬的笑了笑,“不知道小姐是做什么的?”

  陸晨湊近他,低聲吐出兩個字,“法醫。”

  聞言,他震驚的看了她一眼。

  他想,他應該是知道這個女人是誰了。

  傳說中的顧家長媳,法醫喬姜。

  難怪,難怪顧先生對她會這么多例外。

  難怪她在飯桌上摔筷子對方也依舊寵溺。

  原來,竟然是傳說中的那位。

  看來,只有陸茜不知道她的身份了。

  “喬小姐,你真厲害!”黃董拿起就被敬了一下,這次,是真的發自內心的尊敬。

  喬姜點了點頭,“謝謝。”

  黃董酒杯剛剛送到唇邊,她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目前處于共濟失調期。”

  黃董喝酒的動作微微頓住,他不解的看向她,眼底有著明顯的求知欲。

  “喬小姐,什么是共濟失調期?”

  喬姜看著他,認真的解釋道:“共濟失調期就是,語言動作均失協調,舌重口吃,發音模糊,語無倫次,步態蹣跚,容易摔跌。”

  “不信,你可以起來走一下試試。”

  懷著疑惑的心情,他剛剛站起身就跌回了椅子行。

  “呵呵。”他尷尬的笑了笑,“喬小姐還真厲害。”

  “你這是因為乙醇攝入有點多,導致小腦和大腦皮質功能受到抑制,此時容易發生噴射性嘔吐,酒味兒明顯,容易昏睡,醒后全身乏力。”

  “你如果再喝一杯,就是徹底的跌倒抑制期了。”

  黃董點了點頭,將自己面前的酒杯推開。

  可出于疑惑,他還是問了一句:“那會怎么樣?”

  “進入深睡,搖撼不醒,失去知覺,腦干功能受到影響。”

  陸茜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這個女人,到底為什么會知道這么多。

  她不就是一個普通的員工么?

  一個連合計圖都畫不出來的人。

  “然后呢喬小姐?”他催促的問了一句。

  “表現出顏面蒼白,皮膚濕冷,發紺,脈搏快速,瞳孔散大,血壓下降,體溫降至正常以下,昏迷,可持續十小時左右。”

  聽著她的解釋,顧連城唇瓣輕輕勾了一下。

  瞧著他嘴角的笑意,喬姜皺眉瞥了他一眼。

  “嚴重者出現抽搐,大小便失禁,有的會因為嘔吐物吸入窒息并發肺炎,呼吸衰竭而死亡。”

  “咳!”他輕咳一聲,“顧先生,不如今晚就到這里了吧?”

  他現在對酒已經有些畏懼了。

  顧連城點了點頭,雙方快速的簽好了合約。

  臨走前,他由衷的伸出手,“喬小姐,再會。”

  喬姜剛剛伸出手,還沒來得及握住就被男人給截住了。

  他將她的手放在唇瓣哈了一口氣,“手涼了吧。”

  瞧著這一幕,黃董忍不住的笑出了聲。

  年輕就是好啊。

  “顧先生,那我們就先走了。”

  “嗯。”他點了點頭,看向蘇容宇“送送黃董。”

  聽著耳邊的寒暄漸漸走遠,喬姜站起身子。

  她垂眸看著男人,紅唇輕勾,“顧先生酒量不錯,繼續喝吧,沒問題的。”

  顧連城:“……”

  在喬姜走到門口的時候,他突然問了一句。

  “你吃醋了么?”


重要聲明:小說“歡寵99次:顧少,難招架”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菠菜网址最新送白菜平台 东阳市| 长阳| 保康县| 山东省| 奉新县| 绥芬河市| 西青区| 麦盖提县| 新巴尔虎左旗| 盐津县| 开平市| 田东县| 从江县| 克什克腾旗| 蕉岭县| 安顺市| 岳池县| 太仆寺旗| 扶风县| 海口市| 凤庆县| 高碑店市| 崇左市| 紫阳县| 乐平市| 巴彦淖尔市| 屯门区| 德清县| 逊克县| 勐海县| 江永县| 文成县| 宁化县| 德化县| 黎城县| 永新县| 泰兴市| 绥宁县| 蒙城县| 北宁市| 苗栗市| 宜都市| 五寨县| 玉环县| 昌图县| 盐亭县| 玛曲县| 淮安市| 项城市| 武宣县| 文登市| 五台县| 靖江市| 安仁县| 勃利县| 西安市| 沂南县| 东辽县| 阜城县| 阿尔山市| 拉萨市| 安阳县| 嘉善县| 巴东县| 马关县| 随州市| 沙坪坝区| 色达县| 赤水市| 宁陕县| 温州市| 宁强县| 颍上县| 时尚| 张掖市| 永丰县| 陆良县| 米林县| 建昌县| 射阳县| 金寨县| 义马市| 苍梧县| 江门市| 延津县| 岐山县| 兴国县| 长海县| 穆棱市| 北海市| 盖州市| 石景山区| 清涧县| 开封市| 湘西| 河南省| 琼海市| 浦江县| 龙海市| 穆棱市| 南城县| 南充市| 闽侯县| 大邑县| 卢龙县| 玉田县| 平泉县| 靖西县| 成安县| 望谟县| 尼木县| 拉萨市| 盐山县| 临澧县| 合水县| 栾城县| 苍南县| 平果县| 尚义县| 筠连县| 四川省| 霍州市| 天峻县| 沙河市| 肇东市| 蓬溪县| 澳门| 平凉市| 北安市| 综艺| 射洪县| 祁阳县| 霍山县| 关岭| 奉新县| 元谋县| 寻乌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