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柔文學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天唐錦繡 第二十章 偶遇奇人


  翌日清早,天剛蒙蒙亮,房俊起床尚未洗漱,便有仆人前來告知,盧國公府兩位郎君已然在前廳等候。

  房俊無語。

  犯得上這般著急?

  趕緊洗漱完畢,到了前廳見到程處亮、程處弼兩兄弟正做著喝茶,便問道:“早膳用過了?”

  程處弼道:“用過了,二兄昨夜便吩咐了家仆,早早備好早膳,拉著我一起過來。”

  誰都知道程處弼是房俊的鐵桿,程處亮拉上他,也是希望房俊能夠盡心盡力的去邀請孫思邈。

  房俊無奈道:“得咧,咱也不吃飯了,這就動身吧。”

  程處亮忙道:“某已經在車上備了點心茶水,上車墊吧一口,委屈了二郎,愚兄記著您這份情。”

  房俊道:“這話說得生分,都是自家兄弟,風里火里都不帶皺一皺眉頭,何況只是舉手之勞?兄長稍待,某去換身衣服,這就出來。”

  程處亮感激道:“有勞二郎。”

  待到房俊回去換衣服,程處亮對程處弼說道:“外間都說二郎跋扈,實則極講義氣,是個值得結交的,三弟往后定要以誠相待。似咱們這等世家子弟,要看顧著家族利益,整天明爭暗斗防著這個防著那個,結交一個知心好友不容易,要好生珍惜。”

  程處弼頷首,憨直道:“弟弟省得,不過二兄你也過于客氣了,二郎這人不僅是講義氣,度量也大,但凡誰求著什么事兒,絕不會袖手旁觀,何況是咱們這等關系?其實二兄你直接來了便是,根本用不著拉著我。”

  程處亮看了看兄弟憨厚的面容,無語嘆氣。

  這傻兄弟半點人情世故也不懂,這往后在朝堂上怎么混?

  不過話又說回來,說不定也正是這等毫無機心的憨直性格,才能跟房俊這樣的人精混到一塊兒,人家可能就愿意結交這樣直來直去的,畢竟掄起玩心計、弄手段,世家子弟當中那個比得了人房二?跟狡猾奸詐的人玩陰謀詭計玩累了,自然會親近程處弼這樣的憨貨,不用防著啥,省心……

  少頃,房俊換了一套青色直裰,收拾停當,與程家兩兄弟一齊出府,登上程家兄弟帶來的馬車,徑直奔赴城南。

  路上,房俊隨意吃了幾塊點心,喝了點茶水,墊墊肚子。

  春明門剛剛開門,馬車便出了城。

  到了孫思邈居住的醫廬,卻被幾個在此學醫的太醫院學子告知,孫思邈因為躲避清凈,已經前往終南山一處道觀居住了十余日。

  程處亮頓時一臉愁容。

  誰都知道孫思邈正在編撰《千金方》的下卷,廢寢忘益求精,等閑絕不接受求醫,這會兒更是干脆搬去終南山中隱居,恐怕就算是找上門,孫思邈也必然不會答允下山。

  房俊卻不管那個,直接問清楚了地址,帶著程家兄弟駕車便趕赴終南山。

  車上,程處亮為難道:“這個……二郎,既然孫道長故意躲去終南山,咱們即便找上門去,怕是亦不會輕易答應下山,要不,咱們緩幾天?”

  事實也就是他心情急切,清河公主產后虛弱、傷及根本,這等病情非是一朝一夕便可治愈,自然耽擱個天其實也沒什么關系,但是他與清河公主感情極好,一是片刻都忍不住罷了。

  若是當真一位皇室公主危在旦夕,太醫束手無策,孫思邈又豈能不給醫治?

  不止是公主,就算是長安城中那些個王侯公卿,如若是哪一個病入膏肓、危若累卵,孫思邈也不可能見死不救。

  這位神醫固然淡泊名利、視富貴如浮云,卻絕非不近人情……

  房俊篤定道:“兄長放心吧,既然清河殿下的病情不易拖延,今日既然前來,無論如何也得請到孫道長,好生診治。”

  程處亮也是個爽快人,拱手道:“無論如何,今日這份情,愚兄記在心頭了,改日必有厚報。”

  房俊不以為意道:“兄長不必如此,某與處弼雖非兄弟,卻也情同手足,即使兩肋插刀,亦絕不皺眉頭,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事實上他今日前來尋孫思邈,并不僅僅是請其前往盧國公府為清河公主診病,亦有別事相求……

  程處弼聽聞房俊之言,一臉“自當如此”的神情,略略頷首,再無表示。

  程處亮無語的看著自家兄弟臉上那理所應當的意味,不由得暗暗苦笑:怪不得這兩人交情這么好,一個棒槌,一個憨貨,都是一路貨色呀……

  馬車進入終南山地界。

  從車簾望出去,山巒起伏,郁郁蔥蔥。

  茂密的樹林鋪滿山嶺,枝葉繁茂生機盎然,山腳下的農田阡陌縱橫、雞犬相聞,溪流潺潺,宛若桃源。待到馬車沿著山路駛入山中,頭頂便被遮天的樹冠所遮擋,陽光透不過來,灑下一片陰涼。

  樹林間鳥雀飛舞、小獸歡騰。

  進了山,景致陡然不同,泉石清幽、絕諸塵囂,偶有枝葉稀疏之處,仰首相望,山巔白云繚繞,遠隔塵世。

  馬車晃晃悠悠,在狹窄但尚算平整的山路間轔轔而行,時不時驚起路旁山林之中的鳥雀,“撲棱棱”拍打著翅膀飛上樹梢,有猴子在林木之間攀援跳躍。

  轉過一處低矮的山隘,眼前出現一處由兩道山梁夾持的小谷,谷中一條小溪水白如練,兩岸平緩,一畦一畦菜地溝隴儼然,一道簡陋的石橋橫跨小溪,石橋盡出,是一座朱墻黑瓦的小道觀。

  馬車抵達道觀門前,幾人先后下車,房俊上前,側耳聽了聽,院內并無聲響,便信手推了推山門。

  山門無聲而開。

  門內是一個不大的小院子,地上鋪著青石,尚算平整,一個青銅香爐放在正殿門口的石階之下,兩側有廂房數間。

  正殿掛著一方匾額,上面“紫云觀”三個字圓潤秀挺,頗似名家手筆。

  一個梳著總角的童子從正殿內跑出來,寬大的道袍在身上晃晃蕩蕩,見到站在門口的三人,揖手一禮,好奇問道:“三位貴人,從何而來?”

  這童子年歲不大,相貌清秀,一雙大眼睛亮晶晶,很是可愛。

  房俊道:“吾兄弟三人,前來尋訪孫道長,不知道長可在觀內?”

  童子指了指小谷一側的山嶺,道:“道長早起進山,采取幾味草藥,尚需一些時候才能回來。”

  房俊道:“不知吾等可否入內等候?”

  童子道:“遠來是客,請隨我來。”

  言罷,轉身引著房俊三人邁步走入院內,來到香爐左側的一間廂房。

  房內鋪著光潔的地板,幾人脫去鞋子,來到屋內,童子恭敬道:“還請幾位稍坐,待我去燒了水來,給幾位沏茶。”

  略微躬身,便退了出去。

  打量屋內陳設簡單,幾面墻壁都露著青磚,頭頂的屋梁亦是用終南山的松木搭建,只是去了樹皮,顯得簡樸古拙,別有一番返璞歸真的意味。

  然而房俊踏入房中的一剎那間,目光、心神便盡皆被此刻房中一人所吸引。

  廂房之內,正中擺設的一張矮幾旁,正有一個須發皆白的老道側臥在那里,一手屈起拄著地板支撐著上身,一手拈著一個小巧的酒杯,正饒有興致的打量著房俊……

  兩人目光相觸,一股怪異的感覺瞬間襲上房俊心頭。

  這老道須發皆白,沒有什么“鶴發童顏”,一張臉猶如干枯的樹皮一般溝壑縱橫皺紋密布,枯瘦的身軀掩在一襲破破爛爛的道袍之下,骨架卻是粗大得很,沒有半分衰老之氣。

  最讓人動容的,是他的眼睛。

  一個看上去足足有一百歲的老道士,卻擁有著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眸,望著房俊的時候,目光澄明似有光華閃現,眨動之間,滿是愉悅與驚嘆……

  精芒閃爍之間,這雙眼睛似乎蘊藏著驚人的智慧,能夠洞悉宇宙間的一切奧秘,人心之內所有的秘密,亦在其注視之下無有遺漏。

  不僅僅房俊,程家兄弟也被老道的神采風姿所吸引,愕然看去。

  房俊深吸口氣,揖手為禮,恭聲道:“在下房俊,未知道長仙鄉何處,如何稱呼?”

  老道士姿勢不改,卻緩緩笑起來。

  “貧道袁天罡。”


重要聲明:小說“天唐錦繡”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飄柔文學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PRWX.CoM
Copyright © 2017 飄柔文學-飄越天空的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菠菜网址最新送白菜平台 奉贤区| 巢湖市| 平邑县| 浙江省| 吉木乃县| 盱眙县| 且末县| 麻江县| 保靖县| 通化市| 务川| 微博| 陵水| 天峻县| 宣恩县| 璧山县| 朝阳县| 赤水市| 格尔木市| 绥江县| 泰宁县| 鹿邑县| 邵阳市| 神池县| 平定县| 图们市| 菏泽市| 林口县| 太仆寺旗| 翁源县| 射洪县| 高州市| 尚义县| 靖边县| 左权县| 化州市| 彰武县| 大同市| 南靖县| 合阳县| 永春县| 同心县| 永胜县| 利川市| 安徽省| 高尔夫| 牡丹江市| 旬阳县| 江油市| 九龙城区| 祁东县| 墨脱县| 明星| 田东县| 开封县| 张掖市| 永嘉县| 会昌县| 马尔康县| 宁化县| 渭源县| 富源县| 安顺市| 福海县| 谷城县| 合水县| 江华| 康马县| 呼图壁县| 林芝县| 唐河县| 万山特区| 蒙城县| 扬州市| 三门县| 阜新市| 平阴县| 新田县| 安徽省| 延安市| 石楼县| 沙雅县| 西乌| 安福县| 开原市| 嫩江县| 金平| 修水县| 新邵县| 墨江| 富阳市| 临漳县| 屏南县| 泰安市| 岢岚县| 衢州市| 青田县| 宜丰县| 新丰县| 兴国县| 肥城市| 江油市| 巩义市| 庆云县| 吉木乃县| 高要市| 八宿县| 潜山县| 定西市| 和平县| 济宁市| 黄梅县| 中方县| 丰顺县| 邢台县| 扬州市| 个旧市| 鄄城县| 青河县| 虎林市| 渝中区| 台湾省| 临澧县| 兖州市| 都江堰市| 沙湾县| 长葛市| 明溪县| 喀喇沁旗| 崇礼县| 桃园市| 祁连县| 浑源县| 蒲江县| 漳浦县| 新密市| 威宁|